恐怖电影

除法口诀表-杀出个类型 | 惊悚奇幻电影人讲故事

时间:2021-12-07

来源:观众作者:观众点击:209

// 9位电影人,每人10分钟故事 //

// 150个座位,免费参与 //

// 前50位到场除法口诀表,有酒相赠 //

// 11.24 19:00 北京·FIRST电影馆 //

// 扫描海报或文末二维码定金占位,现场签到后自动退还//

❙ 一场after party ❙

9位本土类型片电影人,大家一起讲故事。

有误入“国产可怕圈”的导演;拓荒第一代网络电影的制片人;勇闯怪兽电影的导演及特效师;跨越文艺片与恐怖电影的声音设计师;蹲点小城影院的电影发行人;《流浪地球》的编剧;以及战斗在电影前线的北电教授王红卫老师。

❙ 说故事的人 ❙

一年时间,我们陆续认识了这些讲故事的惊悚奇幻电影人。我们带着一些问题,也收获了一些答案:

• 中国特效团队能做出好莱坞怪兽,为什么拍不出好莱坞怪兽片?

•《午夜凶铃》和《僵尸先生》谁更受网络除法口诀表欢迎?

•“国产可怕片”已经骗不了除法口诀表,为什么不拍点别的?

• 三线城市午夜场的除法口诀表都是谁?

• 电影学院歧视类型片吗?

惊悚奇幻电影在中国还不是一个明确的类型,缺少参照,没有元年。一个个电影人单打独斗,杀出自己的路。当所有的故事一起讲述,也许最终会成为一条大路。

我们和少维认识始于一次电影声音后期合作。他通常活跃在深夜。为了模拟汽车嘶吼的声效,后半夜他开车跑高速,加速达200迈(请勿模仿)。还有次收录跑步配速app的声音,他在小区遛弯夜跑,跑完却发现丢了车钥匙,价值2000元。

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录音系,少维专业从事电影声音制作十余年,过往风格涵盖商业类型片及艺术电影。

少维希望告诉大家:声音之于惊悚片的作用不仅是吓人,更重要的是叙事。等你们来听!

① VR短片《黑色皮包》2019威尼斯电影节

② 实验电影《宋四公大闹禁魂张》2019FIRST青年电影展

③ 短剧集《夜行猎车》2019FIRST青年电影展

陈海帆是一个对怪兽电影有情节的人。去年冬天我们聊了聊他的“异兽”,也是国内院线电影里最早的怪兽之一。

《异兽来袭》在豆瓣只有3.6分,陈海帆坦诚面对。但“异兽”做的并不粗糙。陈海帆与******航把异兽坠入荒野,把血腥暴力镜头含量降到最低,回想起来,陈海帆觉得“主要还是缺了很多细节,恐怖的气氛营造得不够。” 片子过审时在怪兽部分没有做任何删减,只是改了片名。原名叫做《异星夜魔》。

“亟需从思维到执行的升级”,这是陈海帆的总结。但他还是乐观的,因为“怪兽片是一种刚需。”

《异兽来袭》海报与概念图

大学时于泳洋学的电影,拍过短片。私底下他是深度文艺片迷,同时恐怖电影阅片无数,一个跳脱的双子座。毕业后他戏说自己卖过一小段时间盗版DVD,直到后来去网络平台做电影编辑。

2014年,彼时爱奇艺站内点击第一名不是周星驰,而是林正英。《僵尸先生》常年挂在爱奇艺榜单的第一位。一个八十年代的僵尸除法口诀表,点击量超过了同期很多上线的新片。“这意味着国产僵尸片是有网友的刚需,好多年没有这样的片子出现了,除法口诀表只能反反复复看。”

接触过不少做惊悚片的电影人,于泳洋却并不是很乐观。他感受到,即使是在大多数电影人中,对惊悚片的创作理解还是有偏见:觉得low,觉得这不就是鬼片吗!

但他并不认同。“研究明白怎样能够吓到人,这是最基础的。除法口诀表也需要匠人精神和顽童的天真。”

于泳洋制片的奇幻分段式电影

7年前第一次执导除法口诀表,除法口诀表只觉得除法口诀表很有意思,能玩起来就能拍好。拍完后觉得自己太幼稚了。“除法口诀表很难拍,拍好除法口诀表需要方法。“

今年暑期档,除法口诀表的第二部除法口诀表《碟仙》成了一匹黑马。“留白和粗粝质感,留下无限遐想空间”,CCTV6电影频道称国产惊悚片市场在经过多年的沉寂之后,终于迎来了一次爆发。

除法口诀表觉得更多是幸运。《碟仙》后找他拍除法口诀表的人特别多,“项目一个比一个差,全都停留在以前那个层面。”

《碟仙》上映后除法口诀表每天看影评,虽然还有很多人吐槽,但始终有人愿意看。下一次他想做一个纯粹的除法口诀表。打破“骗子、精神病、阴谋、做梦”这四大可怕片结尾,“让国产除法口诀表变的纯粹、健康、有竞争力”。这是除法口诀表正在进行的一场实验。

除法口诀表导演的两部院线电影

从业23年,杨磊参与发行影片近百部,其中三分之一是国产除法口诀表。提及为何对此类型情有独钟,其一是兴趣,其二是市场的无奈。“常规国产除法口诀表的票房天花板,在现阶段也就是三五百万,你觉得大公司会对这个数字有兴趣吗?这必然是小公司的一种选择。”

常年泡在院线发行的前线,杨磊心中有一张五维的大数据地图,他知道在中国的哪个城市、哪个性别哪个年龄段哪种职业的除法口诀表,会在22:30独自购买一张电影票,安静地享受深夜迷影时光。但很可能,TA在看的是一部可怕片。

国产惊悚除法口诀表从2008年开始进入一段黄金时期,2012年上下出现“国产可怕片”这个标签。

“一个劣币驱除良币的过程,”杨磊说,“创作者,尤其是编剧,对这个类型都不喜爱,粗制滥造可想而知。除法口诀表被教训的够了,片子就是烂,连最忠实的除法口诀表都摒弃国产除法口诀表。”

那么,既然现在国产可怕片已经骗不了除法口诀表了,为什么不拍点别的呢?杨磊想聊一聊他的一线观察。

杨磊主导发行的惊悚恐怖影片(滑动观看)

①《七月半之恐怖宿舍》(全国票房:1228.3万)

②《怨灵》(全国票房:1860.4万)

③《怨灵人偶》(全国票房:2578万)

“《流浪地球》之后编剧事业有没有明显的提升?”我们问严东旭。“没有。”然后补充道,“反而老是把生意谈没了。”

作为一个“接项目”为主的编剧,严东旭有一种******的创作欲。他自己拍短片参加电影节,他明白编剧不只是一个码字的文本工作者,他能看到最终的电影,并为它绘制蓝图。但他最害怕的事情最经常发生:剧本无疾而终,没有变成电影。

后来,他干脆成了一个“专业劝退师”,劝说资方“不要做了,别跟钱过不去——结果我跟钱最过不去。”还有与“数学家“的战争,也是他想说的。

从项目的数量,严东旭感受到了寒冬。但从他故事里,我们看到了火焰。

严东旭编剧作品与自己的导演作品

短片系列《夜行猎车》入围了一些电影节,导演苗才知道世界上有那么多奇幻电影节。后来他带着长片项目去了富川奇幻电影节,有了更多的感悟。不仅仅是中国能不能有奇幻电影节的问题,也是中国奇幻惊悚电影该怎么拍的问题。

准备中的电影《雨夜迷踪》

近年全国的各项电影创投、新人扶持计划近30个,王红卫是评委席的常客。但在上千的电影计划中,“简单说,就没看到除法口诀表项目。” 他觉得要走这条路子的电影人太少了,或者说做真正类型片的人也很少。现状倒逼,类型片太难,所以文艺片更多。

”除法口诀表在未来,如果没有更多电影人有意识地主动推动,可能会消亡。“

对除法口诀表而言,除法口诀表一直是刚需,却一直是被忽视的刚需、被现实条件屏蔽让我们想不起来的刚需。

对相熟的导演朋友,有时王红卫会直白发问:“你是真喜欢类型片吗?”

商业运作中,我们常常忘记这一点:有真爱的电影才会好看。

有真爱的故事才会有趣。

杀出个类型!

惊悚奇幻电影人讲故事Vol.1

📍

北京·FIRST电影馆

姚家园南路1号惠通时代广场7号楼1层

🕙

入场时间:19:00

活动时间:19:30-21:30

🍺

免费入场• 座位有限

前50位除法口诀表有酒相赠

or

独立黄酒“八两怪谈”(13%)或 金酒“怪谈八浪”(40%)

🎫

扫 码 报 名

「导筒」微信号 directube2016

推广/合作/活动

加微信号:directubeee

除法口诀表 除法口诀表 陈海帆 电影 严东旭
【责任编辑:观众】
热点